EOS论“资”排辈上演权利游戏?去中心化任重道远

在日常生活中,论资排辈这种现象随处可见,只要进入行业够早,就更容易进入核心层,只要资历够深,就更容易成为领域的意见领袖。无论是学校里,还是职场上,相信很多人都曾经亲自感受过这个规则,或许是加入学生会不够早而当不上学生会主席,或许是能力不如你但是入职比你早的那个人,顺理成章成了你领导……而现在,区块链领域也并未幸免于此“潜规则”,从以太坊的创始人V神的绝对权威,到EOS超级节点的号召力,从某种层面而言,论资排辈依旧根深蒂固,但比较独特的是,在区块链的世界里,“资”不仅是资历,更是资本。

111.png

谁有票,谁就是老大

2018年3月,EOS创始人BM宣布发起超级节点竞选。在此后这段时间,各方势力嗅利而动,从全球汇聚而来。矿机、交易所,这些被视作币圈、链圈古典巨头的机构,虽然姗姗来迟,终究还是参与到了这场赛跑中来。机构的入场让几乎所有竞争者都心生畏惧,毕竟很多投资者的EOS币都存在交易所里,一旦投票开始,交易所完全可以代为投票,中间的猫腻和暗箱操作,外人都不得而知。

与此同时,EOS的DPOS共识算法中心化问题严重,由于背后资本的力量盘根错节,少数持有大量代币的参与者的存在使得超级节点选举中策略性大于竞争性,很容易造成21个节点的合谋,作恶节点难以被社区投票驱逐。任何投票机制都存在漏洞,社区投票机制的良好运行是以完善的治理设计为前提的,未精心设计的治理系统中的社区投票可能会导致多数人(票)暴政,造成区块链治理混乱。

每一张选票都可以投给最多不超过30个候选节点,Block.one这种设计的初衷是为了避免少部分持仓大户主导了选举结果。但他们却忽略了一点:EOS持有者从某个角度上可以理解成是EOS股东,持有EOS就是持有股权。那么谁股权越大,谁就理应拥有更大话语权,因为他们既是最大利益相关者,也是最大风险承担者。一票三十投的设计大大削弱了他们表决权的分量,却没有降低他们所承担的风险。这显然是非常不合理的。另一方面,一票三十投这种设计如果没有良好的治理结构保证其运行的话容易导致头部聚集。超级节点可能在一个月内就能相互协商,相互之间互相投票,以保住席位,让后来的,或者是排在后面的超级节点很难进入前21名。这样带来的后果就是,EOS将会沦为一个联盟中心治理的社区,而且节点之间没有竞争压力,也就没有了升级的动力。

2222.png

超级节点话语权过大

了解过EOS治理章程的人或许知道,超级节点需要根据协议去执行ECAF发布的命令,但本身并没有权力去执行自己的决定。然而,此前EOS NY却自作主张,没经过ECAF同意就冻结了账户,公然违背EOS治理章程,打着为持币者维权的旗号,却伤害了整个系统的信誉,并且在事后ECAF发布声明后依旧认为错不在己,并且以目前ECAF尚未成熟为借口,公开宣称不再执行ECAF的命令,实在令人匪夷所思。

事实上,ECAF是约束超级节点的组织,作为最大的节点之一,EOS NY否定ECAF这件事本身,就是类似“谋权篡位”的过程,通过这样的行动去拥有本不该属于自己的权利。ECAF不成熟是事实,但其建立的初衷是让EOS治理更加完善,社区有良好的长期发展,作为超级节点,最正确的方式应该是帮助ECAF成长,而决不是削弱其合法性。在EOS世界的论资排辈,资本更被人看重,EOS NY在圈子里拥有很大的话语权,即使做了这样离谱的错事,却依旧有很多人站队,导致其他人完全没有反驳的余地,这对于“去中心化”的目标而言无疑是一场灾难。

每一条公链都拥有自己的治理,没有治理,就不会有区块链的长期生态发展。EOS从创立之初便开始关注治理,构建治理框架,起草治理章程,而主网上线后的种种表现却与EOS治理的初衷一直在背道而驰。EOS以治理优势被看好,到如今因为治理混乱呈现出一团乱麻,这个过程的转变其实不过短短数月,足以见得权力游戏在区块链世界形成的破坏性。

怎么样可以让社区更公平公正,让治理更完善,EOS要走的路还很长。

发表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相关文章